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叽叽歪歪 > 正文

忆·蜂窝煤

         昨天晚上肚子饿,出去外面小食店端米线回来吃。在那几分钟的等待时间里,碰巧看到老板娘换蜂窝煤,望着火钳在炉膛里取出夹进,我的脑袋嗡的一下,思绪又回到了那个雨后蜻蜓满天飞的八十年代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那会儿没有普及液化气天然气之类,电磁炉更不知为何物。农村里烧的是大灶,城镇里家家户户都是一个烧蜂窝煤的小炉子;偶尔也会有人用煤油炉,但那基本都是作临时需要备用的,因为燃料的成本差异。
        家里烧水、做饭就全靠这个小小的炉子了。父亲是操作小煤炉的主力,母亲最多是个助理,而我当然只是个参观者了。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清晰地记得每当一块蜂窝煤即将耗尽自己的能量,它就会现出泥的本色却又保持遍体通红,父亲会用火钳把将燃尽的煤块夹出来;若是冬天我便会蹲在边上小心翼翼的烘着小手了,可能还会丢上一两张小纸片看它燃起来,父亲母亲在旁边要么呵斥要么轻笑,围着这小小的一块煤,我已然忘记了周遭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,就像一部由永动机带动的电影反复的投影在我的记忆里。时隔多年,世事变迁,蜂窝煤和小火炉在城里面也成为了稀罕物,但是我却永远记得它的好。在钢筋水泥的现代城市里,和父母在一起也其乐融融,但是再也找不到蜂窝煤时代的那个味了。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来,米线已经煮好了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exsbn.com/post/44 | 御剑独舞

该日志由 xizi 于2009年11月28日发表在 叽叽歪歪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忆·蜂窝煤 | 御剑独舞

忆·蜂窝煤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
CommentLuv badge

NO SPAMS 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.

快捷键:Ctrl+Enter